網誌統計

  • Total Stats
    • 1,094 Posts
    • 3,415 Comments

到訪統計

2012-十一月-17 12:19 下午

我看諾導的蝙蝠俠三部曲

the-dark-knight-rises已經看完了大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 (以下稱諾導) 推出的”黑暗騎士:黎明升起” (Dark Knight Rises, 2012) 這部電影一段時間了 (以下簡稱”黎明升起”) ,我的腦中卻還持續的在思考著所有這三部曲的種種, 既然諾導已經宣佈他的蝙蝠俠只拍到第三集為止, 那我們就把這三部曲當成一個完整的作品來分析好了。

•開戰時刻 (Batman Begins, 2005): IMDB 8.5

•黑暗騎士 (The Dark Knight, 2008): IMDB 8.9

•黑暗騎士: 黎明昇起 (The Dark Knight Rises, 2012): IMDB 9.1

劇情上, 第一集主要是在舖陳布魯斯‧韋恩成為蝙蝠俠的心路歷程與其間的人生經歷, 第二集主要是在描述小丑與蝙蝠俠之間的對決與蝙蝠俠的心境轉變, 第三集則是在安排蝙蝠俠如何在一蹶不振之下再度奮起, 最後拯救了整個高潭市與自己。

以電影的焦點來看, 第一集只集中在布魯斯‧韋恩身上, 第二集則分散到了檢察官哈維‧丹特, 蝙蝠俠與小丑三個人身上, 但是小丑的光芒蓋過了所有其他人, 第三集的焦點則從一開始的百花齊放、多線並行, 最後再回歸到布魯斯‧韋恩身上, 單從焦點來看, 諾導應該是以起、放、合這三字來做為發展的軸線, 收與放之間, 真的是大師級的手法, 令人嘆為觀止。

而這樣子一貫的大師手法, 其實在諾導的另一部電影頂尖對決(The Prestige, 2006)當中, 諾導本人就藉著劇中人物闡述過了:

「所有魔術都包含三個步 驟。第一個步驟叫『以虛代實』,魔術師會先展示一個普通真實的東西,例如一副牌、一隻鳥、或是一個人,魔術師甚至會請觀眾檢查這個東西是否正常, 但是其中一定有作假;第二個步驟是『偷天換日』,魔術師會把普通東西偷換成別的,你想找出其中的秘訣,但是你絕對找不到, 因為你根本視而未見, 而觀眾還不會開始鼓掌叫好, 因為把東西變不見還不夠, 魔術師還得把東西變回來才行。所以所有的魔術都會有第三個步驟, 稱之為『化腐朽為神奇』,這是充滿顛覆轉折的步驟,也是最困難的部份。」

「Every great magic trick consists of three parts or acts. The first part is called “The Pledge”. The magician shows you something ordinary: a deck of cards, a bird or a man. He shows you this object. Perhaps he asks you to inspect it to see if it is indeed real, unaltered, normal. But of course… it probably isn’t. The second act is called “The Turn”. The magician takes the ordinary something and makes it do something extraordinary. Now you’re looking for the secret… but you won’t find it, because of course you’re not really looking. You don’t really want to know. You want to be fooled. But you wouldn’t clap yet. Because making something disappear isn’t enough; you have to bring it back. That’s why every magic trick has a third act, the hardest part, the part we call “The Prestige”.”」

如果把上面這些魔術師的手法套到蝙蝠俠三部曲的劇情架構上的話, 也許會更清楚諾蘭一貫的導演手法, 例如第一集當中, 布魯斯與蝙蝠俠這兩個虛實人物之間的身份轉換(The Pledge), 例如第二集當中, 諾導把正義換成了混亂, 讓法律與秩序的界限模糊, 於是執法的警察中也出現了被收買的壞人, 正邪虛實之間、更讓觀眾目眩神迷(The Turn), 例如第三集當中, 失去的正義與秩序最後再度重現, 蝙蝠俠也再度回歸成平凡人的身份, (The Prestige)。這些不斷穿插、梳落有致, 有如魔術師一般的手法, 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第一集當中, 一心只想替父母親報仇的布魯斯被瑞秋賞了一巴掌之後才清醒了過來, 接下來他才動身四處去修行, 也才因此遇上了忍者大師, 學得了一身的忍者功夫。第二集當中, 蝙蝠俠因為瑞秋有了退隱的念頭, 他才會全力的協助檢察官哈維, 希望從此之後蝙蝠俠不必再出來對抗犯罪, 可惜事與願違。第三集一開始, 布魯斯為了瑞秋的死而消沉了數年, 卻也因為管家阿福適時透露了瑞秋生前想交代給布魯斯的一封信的真正內容, 布魯斯才再度奮起。也就是說, 瑞秋其實才是貫穿這三集蝙蝠俠的核心, 有點像是烤肉串中的那一支竹籤一般, 看來不起眼、卻一定要她才能串起蝙蝠俠的整體架構, 可以說, 瑞秋才是蝙蝠俠三部曲背後的靈魂。

蝙蝠俠的源起與動機, 其實是來自於司法與警察的失能, 如果司法與警察的執法力量依然有效的控制高潭市的話, 理應沒有蝙蝠俠出場的空間才是。在第一集開場時, 布魯斯的雙親死於強盜之手, 一直到布魯斯長大之後急於復仇, 這個犯罪受害者復仇的因子, 成了蝙蝠俠形成的動機, 到了第二集, 協助司法與警察對抗高潭市新興的犯罪勢力, 成了布魯斯奮鬥的目標, 他才成為正義的化身, 到了第三集, 他又必須領頭帶領所有人對抗排山倒海而來的犯罪勢力, 可以說, 蝙蝠俠的舞台全然都是為了對抗犯罪這一幕戲而編排成的, 而當所有市民都能起身對抗不義之時, 自然也成了蝙蝠俠可以退場的最好時機, 這也就是三部曲中最後以此來收尾的方式了, 一切水到渠成, 再自然也不過。

諾導在這三部曲當中, 經由不同的反派角色, 賦予了各集不同的負面意像, 成為蝙蝠俠要一個一個克服的難題。第一集以恐懼為其代表, 不管是產生幻覺的毒氣、或是忍者大師的神出鬼沒、或是幼年的布魯斯掉落井中面對的黑暗與蝙蝠, 都直指這個主題, 成了貫穿第一集的關鍵字。而到了第二集中, 主題換成了混亂, 而其具體呈現, 則在小丑這個不同於一般人的反派角色上, 小丑把高潭市搞到天翻地覆之餘, 卻並沒有一般犯罪者常見的犯罪動機, 例如為了錢、或是為了地盤、女人什麼的, 小丑之行事, 純粹是心理上變態的喜歡見到整個世界呈現出一片混亂, 因此犯罪行事完全沒有正常的條理或動機可循, 反而成了蝙蝠俠與高潭市警方最為頭痛的一個對手。而在第三集當中, 貫穿電影的主題換成了痛苦, 於是從一開始布魯斯沉於失去瑞秋之痛、到後來反派加諸在他身上與其他人身上的痛苦, 都具體呈現了”痛苦”這個意像。

這種意象表現手法, 不得不讓人想到另外一位名導大衛‧芬奇的電影「火線追緝令」(Se7en, 1995)。這部當年由布萊德‧彼得與摩根‧費里曼演出的電影當中, 兇手用了宗教上的七個原罪:暴食[Gluttony]、貪婪[Greed]、傲慢[Pride]、淫慾[Lust]、怠惰[Sloth]、憤怒[Wrath]、嫉妒[Envy]來當成其犯罪案件的中心動機, 其實也正是導演可以拿來呈現的七種意象, 這剛好與諾導的蝙蝠俠三部曲採用的三種意像有異曲同工之妙。

蝙蝠俠其實是我最為喜歡的美式漫畫英雄人物, 原因是出在蝙蝠俠與我們一般人最為接近、最具有人性。布魯斯‧韋恩有自已的痛苦、憤怒, 與身為凡人無法突破的極限, 最後卻能在這些限制下一層一層的超越自我, 成為一個英雄與象徵, 這是他不凡之處。同樣的, 我們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就像蝙蝠俠戴上的面具一般。布魯斯在現實中為了伸張正義所要戴上的面具, 其實正是在一個理想的世界中, 我們一般人該拿掉的面具。也許當人與人之間都不必再戴上世俗的面具的時候、當人與人之間都不必再有偽裝的時候、當每個人都能明智的為正義挺身而出之時, 我們就不需要有蝙蝠俠這樣子的英雄出現了吧, 諾導的蝙蝠俠三部曲所帶給我的啟發與意義就在於此。

每個人的心中, 都藏著一個蝙蝠俠。

 

 

分享或推文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