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統計

  • Total Stats
    • 1,095 Posts
    • 3,417 Comments

到訪統計

View My Stats
2009-六月-8 10:19 上午

魔鬼終結者: 未來救贖 (Terminator Salvation) 觀後感

魔鬼終結者一系列電影的主角向來就是那個打不死的終結者機器人,從第一集的 T-800型、第二集的 T-1000型、第三集的 T-X 型、一直到今年最新一集電影中出現的各式各樣的未來終結者,都是如此。不過今年第4集的「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依然不是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執導的魔鬼終結者電影,這一點卻沒有改變。

terminator-1

這部電影當中可以見到許多的終結者機器人,從最早的 T-1、T-600、T-800、巨型的收割者機器人、機車型的終結者、水中的水蜘蛛等等,另外也有兩個獨一無二的終結者,一個是 T-800 的原型,一個則是生化滲透者,這有待影迷進電影院去慢慢發掘。

最原始的終結者 T1

從配樂風格上來說,魔鬼終結者第四集的配樂請到了有名的電影配樂大師 Danny Elfman 來負責,從電影一開頭的配樂開始,影迷立刻就可以發現到魔鬼終結者4迥異於一、二集的配樂風格,第一、二集那種節奏強烈的金屬味道,在第4集中消失了,變得有點像是蝙蝠俠黑暗騎士一般的陰暗,只在結尾的時候才帶入了第一、二集使用過的、大家熟悉的終結者音樂動機,而 Danny Elfman 一向的風格與魔鬼終結者4 的電影調性其實是相吻合的,也間接的向影迷預告了這集電影的調性不同於以往。

終結者 T600

魔鬼終結者第一、二集的配樂是由 Brad Fiedel 擔綱的,他也是導演詹姆斯‧卡麥隆常合作的電影配樂大師,也曾一起合作過電影「魔鬼大帝:真實謊言」(True Lies, 1994) 等電影的配樂,Brad Fiedel 所作的配樂留給影迷對於終結者系列電影相當深刻的印象,這是影迷最熟悉的。

而魔鬼終結者第三集的配樂是由 Marco Beltrami負責的,他近期曾擔綱負責的電影配樂有「機械公敵」(I, Robot, 2004)、「終極警探4」(Live Free or Die Hard, 2007) 等。

終結者 T-X

從劇情結構上來看,魔鬼終結者各集的劇情可以簡單的濃縮如下:

  • 第一集:「1984年, 從未來回來的終結者 T-800 追殺未來之母: 莎拉‧康納」
  • 第二集:「1995年, 從未來回來的終結者 T-1000 追殺年輕的莎拉‧康納之子約翰‧康納」
  • 第三集:「2004年, 從未來回來的終結者 T-X 追殺長大之後的約翰‧康納與他未來的妻子凱特‧布萊斯特」

可以簡單的看出來,這三集電影雖然只有前二集是詹姆斯‧卡麥隆執導的,卻在劇情上有著大致共通的結構,以一個字來說就是 chasing (追),追殺救世主之母、追殺救世主、追殺救世主的老婆,這種「殺你老母、殺你全家」的劇情於是構成了這一系列科幻電影的三部曲。同樣類似這種結構的電影有許多,例如絕命追殺令(The Fugitive, 1993)、酷斯拉(Godzilla, 1998)、追殺比爾(Kill Bill, 2003-2004)等等都是從頭追到腳的電影。

Ducati 重機實改裝而成的 Terminator

但是魔鬼終結者4 卻並不跟著這樣的劇情結構走,對於看過魔鬼終結者第一、第二、第三集的影迷來說,魔鬼終結者4是一部劇情結構不同於以往的續集電影。魔鬼終結者4的電影背景是在2018年的未來,焦點轉移到了由克利斯丁‧貝爾(Christian Bale)飾演的人類反抗軍領袖 – 約翰‧康納還有身世如謎的人物 – 馬可仕‧萊特身上,結構走向是雙線發展的,中途才會合成一條線,而背景是人類在審判日的世界末日毀滅之後,力圖打敗天網以求生存。

約翰‧康納與馬可仕的初次見面

難道第4集的電影會從以往不斷追殺主角的動作片轉變成為一部科幻戰爭電影,或者說,影迷也期待一場大戰在電影中展開囉? 筆者我原先也是這麼想的。

同樣是科幻片,同樣處理世界末日題材,如果說駭客任務(The Matrix)系列電影是屬於電腦資訊時代的人類末日想像的話,那魔鬼終結者系列電影也許可以稱之為工業時代的人類末日想像,反正一邊是天網指揮的機器人或是Matrix母體指揮的電腦人,另一邊一樣都是人類。

魔鬼終結者4為了突出這種人類對抗機器(machine)的風格,處處都有很濃厚的重金屬工業味道,終結者就是一幅無堅不摧的金屬骨架造型,而駭客任務中的電腦人則全都是乾淨的西裝打扮,反映了電腦資訊時代的不同味道,這是兩部電影很有趣的類比。

駭客任務中的電腦人 agent Smith

不過,如果影迷心中期待魔鬼終結者4 中出現電影「駭客任務」三部曲那樣子大規模與大場面的戰爭的話可能會有點失望,你不會看到駭客任務中那樣子的一場錫安最後大戰或是人類的裝甲APU大軍、終結者機器人不會成群結隊大量的在畫面上出現大開殺戒、你也不會見到像星艦戰將(Starship Troopers, 1997)中的蟲族那般排山倒海、聲勢驚人的敵人。

APU

關鍵在於魔鬼終結者4當中的天網才剛用核子彈毀滅了人類世界,所以呈現出來的是末日後的末世景象,天網的新終結者大軍還在建造當中,人類則正在滅亡的邊緣求生存。

所以這場預期中的人類與機器人的大戰其實是已經結束的戰爭,背景只有一團一團的核子蕈狀雲而已,魔鬼終結者4不算是一部科幻戰爭片,影迷在看本片之前大概得先有這個認知與心理準備。但這並不代表如果有第5集的話,導演與編劇不會來場新的大戰來滿足觀眾,第4集當中也的確預留了某些可以開拍第五集的伏筆,例如電影中約翰‧康納的老婆正在懷孕、電影結尾也說明這場戰爭並未結束等等。

核爆末日

西方電影中關於核子末日之後的人類世界景像,絕大部分都受到1979年的老電影「衝鋒飛車隊」(Mad Max, 1979)的影響,魔鬼終結者4也不例外,於是荒涼的公路、野蠻落後與殘留的人類高科技並存、四處流浪求生的人類這些電影元素也同樣都出現在魔鬼終結者4當中,連機車公路追逐場面都沒有少。

Mad Max

貫穿魔鬼終結者4的電影主題是「第二次機會」,也就是說每個人都該有第二次機會,於是電影一開頭時,馬可仕以一個死亡之吻的代價捐出了自己的大體,天網給了他第二個機會重生以終結大戰,不料這卻意外給了反抗軍領袖約翰‧康納第二個機會,也是人類的第二個機會,這個主題在片尾時給了一個交代,同樣由馬可仕得到的另一個吻來統一這個主題呈現的風格,首尾一致,風格處理得不錯。

謎一樣的人物馬可仕

另外有趣的是,電影一開頭給馬可仕一吻的柯醫師請到的是海倫娜‧寶漢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來演出,只要有她出現的電影通常都有些陰暗、死亡的氣息存在,例如她最近演的「瘋狂理髮師」(Sweeney Todd: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2007)當中的肉餅店老闆娘就很接近這樣子的味道,所以這個選角讓我不得不叫絕。

Sweeney Todd

平心而論,這部電影唯一讓我覺得美中不足的地方是片尾那個一群直升機飛向夕陽的畫面,配上旁白告訴我們這場戰爭尚未結束之類的,這樣子的老套結尾讓我想到電影「聖戰奇兵」(Indiana Jones and the Last Crusade, 1989)結尾四個人騎馬奔向落日的畫面,或是「捍衞戰士」(Top Gun, 1986)結尾一架 F-14 雄貓式戰鬥機飛向落日的畫面,未免太過陳腔濫調了些,可惜了前面精心舖排了那麼久的好戲,卻敗在這個片尾上,像不像是吃完一碗不錯的牛肉麵,卻來了個發酸的甜點一般?導演麥可吉(McG)應該可以做個更高明的安排才是。

如果以牛肉麵來比喻魔鬼終結者四部系列電影的話,第一、二集是叫好叫座、又香、又辣的紅燒牛肉麵,第三集是沒有牛肉的牛肉湯麵, 而今年的第四集應該算是一碗好吃的清燉牛肉麵了。至於合不合影迷個人的口味,還是請大家自行觀賞之後評斷。畢竟,喜不喜歡是種很個人的事,我個人是推薦這部電影的。

Hasta la vista, baby.

分享或推文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