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統計

  • Total Stats
    • 1,098 Posts
    • 3,424 Comments

到訪統計

View My Stats
2004-十二月-26 9:00 上午

佳節酒聚

feast2  昨晚有個酒聚,總共開了六瓶酒。三瓶是我帶去的,另外三瓶則是其他人準備的。  


  知道有人會帶紅酒去,所以我準備了兩瓶今年的新酒,避免重複。帶的一瓶是喬治杜柏夫 (Georges Duboeuf)、另一瓶是路易佳鐸 (Louis Jadot) 釀的村莊級新酒。大概是因為去年的薄酒萊新酒品質是很少見的極佳品質,今年的許多新酒,與去年對比之下反而顯得平淡沒特色,喝了半天也只有上面這兩個酒莊出的新酒還算維持了一定的風評與水準,所以就帶了這兩瓶去赴會。

另外準備的一瓶,是德國的白酒,用的是莉絲玲(Riesling)品種的葡萄釀製的,與德國冰酒所用的是同樣品種的葡萄。這是考量到在場人士的喜好所特別挑的,一來這種葡萄釀的酒有一種蜂蜜般的香甜氣息、深受女士喜好,二來德國白酒不會像冰酒般的甜膩,男士們也比較可以喝,拿來搭配海鮮是最好的了。

知道主人並沒有葡萄酒酒瓶錫箔切割器(Foil Cutter)這個小工具,到時拿刀來劃,太不優雅了些,所以就順便帶了我自己的去。聽說有人備了瓶1988年的西班牙紅酒、也有人備了清酒、香檳,我就等著品嚐就行了。

菜色有:烤鴨、海鮮山藥派、掛包三層肉、沙拉、蘿蔓配酸黃瓜醬、羊小排、清蒸小卷、炒米粉、客家小炒、濃湯 (最後沒來得及上桌)、千層蛋糕、水果….。

眾人爭食之下,頗有樂趣,盤子還在半空中,七、八雙筷子就已經高舉在旁等著了,十足餓鬼樣…。

開頭先開一瓶”香檳”,準備香檳似乎成為主人的專利了。不過嚴格說起來,這瓶酒不該稱之為「香檳」,因為它不是法國香檳區釀的,而是南非釀的,所以該稱之為”氣泡酒”(sparkling wine)。

接下來開的是我帶的兩瓶新酒。順序上,紅酒得放在新酒之後開,較為洽當,大原則就是由淡到濃、由淺到厚。如果有甜度很高的酒,例如冰酒,則最好放在最後才開。

每喝完一瓶酒,眾人歡聲雷動,催著我拿下一瓶出來開。香檳與兩瓶新酒喝完,接著開了那瓶德國白酒,一來配合上桌的海鮮、二來與下一瓶要開的紅酒有所區隔,果然大家都很喜歡這瓶德國白酒的甜香氣息。酒酣耳熱之際、杯盤交錯,大家的臉都紅通通的。

接下來開的西班牙紅酒,是1988年份的,我細看了一下酒標,應該是不錯的陳釀才對。我唯一有點擔心的是,會不會熟過頭了,不大好意思對帶這瓶酒的人說,先開了再講。

開酒拔出軟木塞的時候,軟木塞軟化斷成了兩截,我只好把另一半軟木塞塞回瓶中。這似乎是不大好的徵兆,軟木塞的劣化可能導致酒質出現加速熟成或其他不良的變化,這瓶酒也有可能存放環境不佳,總之我心中隱隱覺得不妥。

開了之後,倒出少許在酒杯中,酒色呈現深棕色,這是年份久的紅酒特有的色澤,但是入口淺嚐之後,卻是一種難以形容的、巧克力混合著橡木的味道,雖然感覺不出任何單寧的乾澀,卻也感覺不出陳年紅酒該有的熟成風韻,「這瓶酒,其實已經衰老了!!」,我心中這麼想著,口頭上當然不好意思明說,心下卻深覺可惜。這原來應該會是一瓶不錯的酒才對。

從大家臉上的表情來看,似乎也深覺這瓶酒的口感風味很”特別”,我只能很阿Q的安慰準備這瓶酒的朋友,「從酒標上來看,這是一瓶不錯的陳釀…」

這瓶西班牙紅酒是當晚開了之後唯一沒被喝完的酒,其他還有些酒來不及喝,大家就都全掛了。

酒足飯飽之後的餘興節目是交換聖誕禮物與”衣服”,我很不幸的抽到了一件窄裙,只好含淚換上。在場男士無一倖免,一時間全成了”人妖”….。

一直到凌晨一點半才回到家。雖然很好玩,不過還好這是一年才一次的活動,不然我可能會受不了。

分享或推文 !!

17 comments to 佳節酒聚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