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統計

  • Total Stats
    • 1,098 Posts
    • 3,423 Comments

到訪統計

View My Stats
2004-八月-28 18:17 下午

永遠心向所愛的克麗蒂 (十一)

  (7-5) 克麗蒂的第二個夢


  莫菲斯笑了笑,對著西西弗斯說:「我怕你太無聊了,今天帶人來跟你聊聊。」,邊說就邊把身後的克麗蒂推了出去…。


  「怎麼又…..」,克麗蒂不由得大聲抗議了起來,卻只聽莫菲斯與西西弗斯一起笑了起來。


  笑聲中,西西弗斯一邊用手擦了擦汗,一邊還是走向巨石,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克麗蒂不由得好奇:「你為什麼要推這石頭呢?難道你就這樣日復一日的推它嗎?」,「那妳又為什麼要照料大地萬物呢?妳不也是日復一日的做同樣的事嗎?」,西西弗斯反問克麗蒂,克麗蒂一時竟也語塞,楞了一下之後,克麗蒂回答西西弗斯:「這是我對大地之母迪米特的承諾,是我自願的。你呢?」


  「這是宙斯給我的永遠的懲罰,我也自願。」,西西弗斯一邊開始推著石頭,一邊輕鬆的回答。從無出發又回到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反復再三,永無止境,沒有意義也沒有目標,也不知西西弗斯推這石頭有多久了?這下子克麗蒂真的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只見西西弗斯已推到了一半,克麗蒂趕忙走上前,拿出了一條黑色的手巾替西西弗斯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索性就跟在西西弗斯旁邊慢慢的走著。


  「這是我所不能想像的最苦的責罰了。」,克麗蒂如是說著。


  「妳真的認為這是種懲罰?」,西西弗斯問。


  「不是嗎?你既無法成就什麼,也無法創造什麼,只是日復一日的做著同樣的事,沒有目標又沒有終止。」,克麗蒂如是回答。


  「如果我不認為這是一種懲罰,那這樣的苦難又怎麼會成為苦難呢?當妳自覺苦時才是懲罰,當妳不以為苦時,苦難也自然失去苦難的意義了。」,西西弗斯說著時已快推到了山頂,只聽大地一陣晃動之後,石頭又從山頂滾了下去。


  「老傢伙小心囉~~」,西西弗斯向著坡下喊著,巨石正對著莫菲斯而去,莫菲斯笑著只側了側身子,巨石從莫菲斯身邊滾到了底,又是轟然的一聲。


  西西弗斯擦了擦汗,又開始慢慢的往坡下走去,正想著西西弗斯這番話的克麗蒂也跟著走了下去。


  西西弗斯繼續說著:「正如同妳對太陽神阿波羅的愛一般,妳以為苦嗎?妳覺得苦嗎?」。


  「一點也不…」,克麗蒂在心中回答著,臉卻紅了。


  西西弗斯又說:「有人痛苦的付出,痛苦就是他們的洗禮。有人滿心喜悅的給予,這份喜悅就是他們最大的報酬。」


  「生命也許真的是無止境的勞苦,除非妳懷著熱情,把妳心中抛出的情絲,編織成布,就像是這塊布要穿在心愛的人身上一般。把妳心中的種子,懷著溫柔播種,懷著喜悅收穫,就像是妳心愛的人要吃這果實一般。如果妳沒有這份愛,大麥只能做出苦澀的麵包,葡萄只能釀出酸澀的酒…」


  「…正如妳背對著陽光,就只會看到自己黑暗的影子一般…」,正說著時,兩人已經走到了坡下巨石處,莫菲斯在一邊捻著白鬍子看著這兩人。


  這時一陣風吹了起來,帶起了一陣沙塵。遠方的天空似乎可以聽到一陣鷹嘯也似的聲音,莫菲斯上前對著克麗蒂說:「高加索山起風了,我們必須離開了。」。


  「你們是該走了,宙斯之眼快來了。」,西西弗斯邊說一邊與莫菲斯一起望向了北方的天空。


  克麗蒂其實還想多留一會的,但是似乎也不得不走了,她把手上的手巾拿給了西西弗斯,「如果我們在記憶的薄暮中重逢,我將樂於與妳多交談。現在,暫時先離開吧。」,西西弗斯接下了手巾後說著。


  於是克麗蒂跟著莫菲斯往谷外走去,只見莫菲斯又將身後的翅膀張了開來,白光與金粉四射中,在莫菲斯身後睜不開雙眼的克麗蒂舉起了手臂擋住了這陣耀眼的光線,等她慢慢拿開手臂時,窗外黎明的晨光亮閃閃的依然剌眼,屋外響起了陣陣的鳥鳴聲,她又己身在小屋中了…。


  起身的克麗蒂想著剛剛夢中的一切,想著剛才西西弗斯說過的話,不自覺的對著窗外發呆著,「我何時才能見到祂呢。」。


 


  「我在黎明時分醒來,感激自己又有另一天可以付出。我在就寢時分唱著讚美之歌,為我的愛人祈禱。」


 


(待續…)


 

分享或推文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