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統計

  • Total Stats
    • 1,107 Posts
    • 3,438 Comments

到訪統計

View My Stats
2003-10 月-13 13:43 下午

哭腰記

腰部其實是身體活動時很重要的一個支點,也許平常大家都不能體會其重要性吧,這是我切身之痛換來的心得。

話說十月十日當天晚上跑去打球,七湊八湊之後才湊齊人數,於是立刻開始熱身,這些人的熱身活動不過就是打幾下球而已,只打幾個球對我而言可能只有熱到手腕而已,其實是不夠的。

羽球主要是靠著手腕的力量擊球控球的,與打網球時整個大臂成一直線揮動而以肩膀為支點不同。只打幾個球事實上無法逹到全面熱身的目的,因為正確擊球者只會用到腕部而已,身體其他部份的筯骨肌肉被用到的比例較少,因此為了熱身,有時候我還會在球場多跑個幾圈加上其他伸展動作來做輔助,以達到全身伸展的目的。

記得在學校時,熱身常常要花上1個小時,身體的各種機能狀況才算達到顛峄,柔軟度也才會夠,通常男生的筯骨肌肉都會比較硬,所以才要花多些時間,而愈年輕的人身子也會愈柔軟。

也許是初到新球場的興奮與新鮮感讓我草草打了幾球就算熱身了吧,加上其他球場的熱鬥氣氛感染,讓我打消了再跑個幾圈熱身的念頭,也忽略了光可鑑人的地板所代表的意義。 開打之後遇上的第二個相當偏的右向平飛來球,我的右腳一如平常般箭步向右衝了出去,同時舉臂後引提腰準備回擊時,慘了,右腳竟然滑了出去無法止住,但是這個時候上半身的動作已經接近完成了,這時只感到後腰中段脊椎有如電擊般的感覺循著神經四散開來,一時痛徹心扉,一個馬步僵在那邊,額頭上頓時有黃豆大的汗冒出,臉色慘白,心想糟了,我的舊傷復發了。

這個舊傷是學生時代的舊傷,也是打球造成的,當時是去看了中醫,醫生用灼熱的藥氣薰了我的背很久,再連敷了一個星期的「黑玉斷續膏」之後才慢慢好的 (誰知道那一團黑泥是啥),也曾復發過一次,這次算是第二次復發了。 當場我就痛到無法再打了,退到場邊之後痛得連站都站不起來,只能彊坐在椅子上,挺直腰桿以減輕痛苦,看著光亮的球場,咒罵著用蠟清理過的木頭地板,該死的,清潔的人一定沒打過羽球。

等二個鐘頭大家打完球之後我勉強開車回家,雙十節三天連續假期就這樣泡湯了,第一天我的背是完全無法彎曲的,左右勉強可以轉個20度,前後則無法彎曲。我只能用熱水一直沖背部,沖完再擦一些擦勞滅,接著就只能直直躺在床上休息,用搖控器控制電視、收音機、枱燈等等東西,我突然想到「人骨拼圖」這部電影。

經過一天休息之後,左右轉的角度稍為變大了一點,可逹30度了吧,可前彎15度,後仰則完全不行,這意味著我得用約 5、6分鐘來起床,自己都有些想笑了。

今天已經感覺稍為再好一點了,為了本週五、六連兩場羽球活動,必須努力復健,兩個不同場的活動我都是社長、領隊,絕對要臨陣當先,這種執念應該值得頒一座「敢鬥賞」給我了吧…..。

 

分享或推文 !!

2 comments to 哭腰記

Leave a Reply to wtz Cancel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